黄海仲裁结果将在公布,中华夏族民共和外国交部一周回答了17个难题【澳门游戏平台大全】

澳门游戏平台大全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所为,从一开始就偏离公正客观方向,沦为某些国家和人士的私器
翻开7月12日公布的所谓仲裁文书会发现,菲律宾所有非法声索,一概被“落实”为仲裁结果,如此“原汁原味”与“予取予求”,实际上是向世人暴露了所谓仲裁庭既无任何合法性质,也无任何公正可言,是彻头彻尾的一场政治闹剧。
所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其实质是否定中国南海岛礁主权和海洋权益。当法律成为被政治操纵的工具,法律的公正性便荡然无存。仔细梳理仲裁庭在审案判案过程中的诸多“高光”表现,便不难发现其早已沦为外部势力代理人。
在该案中,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诉求的核心之一,是要求仲裁庭裁判中国历史性权利违反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试图否定中国南海断续线,进而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利。
仲裁庭为了服务幕后推手的这一目标,不惜违背条约解释的基本规则,无视其他与《公约》具有同样效力的国际习惯法规则。中国在南海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一权利先于《公约》,并且依一般国际法形成。综观国际实践,国家通过长期实践取得的历史性权利复杂多样。正因如此,在《公约》起草和形成过程中,并未对历史性权利作出统一规定,也未说要以《公约》规定替代历史性权利。相反,《公约》将其留待由一般国际法规范,并在《公约》中多处体现对历史性权利的尊重。比如,《公约》在第298条对强制管辖的排除性条款中明确把“历史性所有权”排除在外。仲裁庭强行将历史性权利纳入《公约》的解释或适用范围,超越《公约》赋予仲裁庭的裁判授权。正是因为历史性权利本就不属于《公约》调整的范畴,仲裁庭只能笼统认定菲相关诉求构成涉及《公约》解释或适用的争端,但无法说明有关争端到底涉及《公约》哪一条哪一款,只能是牵强附会,难以服人。
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诉求的核心之二是要求仲裁庭判定中国南沙部分岛礁的法律地位。
仲裁庭完全明白自己无权审理涉及领土主权问题的争议,但为了枉法裁判,对菲诉求在于否定中国领土主权的真实目的刻意选择性“失明”。事实却很清楚,菲律宾在启动仲裁程序当天,菲外交部就发布了一份仲裁程序问答文件,明确宣称本案是“为了保护我们国家的领土和海域”,强调“我们的行动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国家领土和海域”。据此可见,此案关乎领土主权这一不属于《公约》调整的事项。为此,仲裁庭故意回避主权问题,通过对中国南沙群岛“碎片化”处理的伎俩,扩权、越权,审理有关岛礁领土地位问题,这样做远远超出了所谓《公约》解释和适用问题。另外,包括宋斯在内的本案部分仲裁员,在本案中就岛礁法律地位与海洋划界之间的关系所持看法,与其本人此前长期所持观点完全相左。这一“自我背叛”显然很难单纯从学术和理论层面理解,让人无法不怀疑其法律良知,让人无法不怀疑仲裁庭的公正性。
同时,仲裁庭在整个审理和论证过程中完全背离了国际司法实践所秉持的程序正义,矛盾之处数不胜数。在这方面,中国国际法学会等多家学术机构已以专题报告形式对其提出质疑和批判。例如,仲裁庭预设结论,然后通过所谓“自由心证”来加以论证,实际上是一种“圆谎”。在援引相关国际仲裁案例时,刻意回避多数案例所证明的一般实践,仅采用对其有利、极具争议的个别案例或少数意见。在认定事实时,对有利于中国的事实或视而不见,或一带而过,故意贬低其权重。在采信证据上,无视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证明力问题,未能践行国际通行规则,偏听偏信,全盘倒向菲律宾。国际司法和仲裁的核心价值在于其公正客观性。作为匡扶正义的公器,它不能偏倒一方,否则就成为一方谋利的私器。反观本仲裁庭所作所为,显然从一开始就偏离这一方向,沦为某些国家和人士的私器,诚哉可悲。
临时拼凑起来的仲裁庭这个草台班子收场了。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受其所谓仲裁裁决的影响,中国不接受任何基于该仲裁裁决的主张和行动!

“仲裁庭”竟是外部势力代理人——南海仲裁案不过是场政治闹剧①

摘要:
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于2016年6月29日对外称,将于2016年7月12日公布所谓最终裁决。是菲律宾阿基诺政府违背中菲在双边文件及《南海行为宣言》中达成的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共识,违背《公约》规定,滥用《公约》争端解决程序。

…  资料图:南海及九段线示意图  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于2016年6月29日对外称,将于2016年7月12日公布所谓最终裁决。中国外交部当晚对此发表谈话,强调仲裁庭对本案及有关事项无管辖权,不应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决;中国至始至终都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违反国际法;中国不接受任何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不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争端解决方案。  在随后每一次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都至少有一个问题是关于南海仲裁案的。截止7月7日,外交部一共回答了15个相关问题,凤凰资讯独家整理如下:  6月30日  问: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称将在7月12日公布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除昨天发表的外交部发言人谈话外,你还有进一步评论吗?  答:我想再次强调指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对本案及有关事项无管辖权,不应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决。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在2013年1月22日单方面就中菲在南海的有关争议提起仲裁。中国政府立即表明了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反国际法,背弃了中菲间就通过双边谈判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达成的协议,违背了菲律宾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作出的承诺,即通过直接当事国对话谈判解决争议的规定,滥用了国际仲裁机制。  仲裁庭不顾中菲已选择通过谈判协商方式解决争端的事实,无视菲律宾所提仲裁事项的实质是领土主权问题的事实,规避中方根据《公约》规定做出的排除性声明,自行扩权和越权,强行对有关事项进行审理,损害缔约国享有的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破坏《公约》争端解决体系的完整性,严重损害国际法治。  在领土问题和海域划界争议上,中国不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不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争端解决方案。中国政府将继续遵循《联合国宪章》确认的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坚持与直接有关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双边对话协商解决南海有关争议,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问:据报道,美国副国务卿香农近日在印度对中方在南海的行动进行指责,称继南海之后中国的下一个目标是印度洋。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对于美方官员在南海问题上的言论,我们表示强烈不满。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非常清楚,第一是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和海洋权益,第二是坚持通过直接有关当事方对话协商解决争议,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美方官员有关言论妄图挑拨离间,拨弄是非,是极不负责任的。我们要求美方恪守在南海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的承诺,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而不是相反。  7月1日  问:最近菲律宾南海仲裁案首席法律顾问等人称,中国拒绝接受阿基诺政府提出的南海仲裁案,是破坏国际法治。对于这种说法,中方有何回应?  答:道义正,必有朋。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所持立场得到越来越多国家支持,充分证明中国是在依法行事,是在坚定维护国际法,维护国际法治,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维护主权国家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同时也是在恪守与东盟各国共同做出的承诺,履行一个负责任国家应尽的职责。  到底是谁在破坏国际法治?  是仲裁庭不顾中菲已选择通过谈判协商方式解决争端的事实,不顾中方根据《公约》规定做出的排除性声明,公然违反《公约》规定,强行审理和行使管辖的随意扩权和滥权。  是菲律宾阿基诺政府违背中菲在双边文件及《南海行为宣言》中达成的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共识,违背《公约》规定,滥用《公约》争端解决程序。  谁在维护国际法治,谁在破坏国际法治,一清二楚。  问:菲律宾外交部海事中心前秘书长埃恩科米恩达日前接受采访时说,所谓菲中进行了数十次谈判未能解决争端因而菲方只得提起仲裁,这是菲上届政府外交部在撒谎。事实是中方一直试图与菲方谈判,但菲方一直未回应。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菲律宾有关人士用铁一般的事实再次揭露阿基诺政府为单方面提起仲裁而编织的谎言,充分显示了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的非法性。中菲南海争议只能通过双边对话谈判加以解决。  问:据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昨天说,菲不想向任何国家宣战,如通过谈判能赢得和平将乐见其成,希菲中南海争端能实现“软着陆”。菲新任外长亚赛也说,不会像一些外国政府主张的,就仲裁裁决结果发表强硬声明。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菲律宾是中国隔海相望的近邻,中菲南海有关争议是邻里之间的事情。菲律宾阿基诺政府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是非法、无效的,中菲有关争议只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双边谈判协商加以解决。希望菲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妥善处理有关争议。  7月2日、3日为周末,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休会。  7月4日  问:据路透社报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菲方首席律师雷切勒6月29日接受了该社采访。报道指出,中国在南海的主张基于“九段线”,这条线覆盖了数以百计的争议岛礁、丰富的渔场和油气储藏。雷切勒称,针对北京的裁决“将剥夺中国提出这一主张的任何法律基础”。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雷切勒是菲方的代理律师,知道菲方的想法不奇怪,但好像他在所谓裁决出台前已知道裁决怎么写,并且知道裁决是按他的想法在写,这就奇怪了。  雷切勒现身说法,只能证明所谓仲裁庭只是某些势力的代言人,再次说明菲律宾阿基诺政府提起的仲裁涉及到南沙群岛有关岛礁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戳破了阿基诺当局编织三年多的谎言。应菲单方面请求建立的仲裁庭对本案没有管辖权,仲裁庭即将作出的裁决,是扩权、滥权的非法产品,不具任何法律效力。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相关权利是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为历届中国政府坚持,具有充分的历史和法律依据。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权益不受非法裁决的影响。  7月5日  问: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仍在推进仲裁程序,同时公开支持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立场的国家也越来越多。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答:公道自在人心。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后,许多国家和国际社会很多有识之士都支持中国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认为各方应忠实履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有关规定,并对仲裁庭表现出的扩权滥权表示忧虑,认为这将对国际法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对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毫无助益,将严重影响落实《宣言》框架下的合作和“准则”磋商。我们对国际上的公正、客观、正义之声表示高度赞赏。  问:据报道,中国军方将于本周至11日在南海举行军演。这是出于什么考虑?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有关军演是中国海军根据年度计划进行的例行性演练。  问:《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称,中方要做好准备应对在南海的军事对抗。你对此有何评论?近期南海局势紧张加剧,你认为会出现这种军事对抗吗?  答:中方坚定维护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同时我们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与直接相关当事国解决有关争议,并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在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中方不接受任何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不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争端解决方案。域外国家在南海争议问题上应恪守不持立场政策,谨言慎行。  问: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4日表示,台当局对南海仲裁案做各种状况推演,等仲裁案结果出炉后会详细阅读裁决,但台当局不会妥协。请问你对此有何回应?  答:海峡两岸中国人应一起维护中华民族共同权益。  7月6日  问:据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5日发表演讲时表示,愿在南海仲裁案裁决后与中国进行对话。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由菲律宾阿基诺政府提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从一开始就是非法和无效的。无论仲裁庭作出什么裁决,中方都不接受、不承认。同时,中方不接受任何国家以所谓裁决为基础的主张和行动。  双边友好对话协商是妥善处理中菲南海争议的唯一正确可行途径,我们希望菲律宾新一届政府与中方相向而行,摒弃旧政府错误做法,回到与中方对话协商的正确轨道上来,为改善和发展中菲关系做出努力。  问:菲律宾在南海仲裁案诉求中提出,中国历史性权利的主张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你对此作何回应?  答:中国在南海享有的历史性权利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不矛盾。首先,历史性权利是一般国际法的概念。《公约》规定并未穷尽全部海洋法的规则,相反却明确规定《公约》未予规定部分适用一般国际法。其次,《公约》本身并不排斥在它之前已经形成并被持续主张的历史性权利,《公约》多处提及“历史性海湾”、“历史性所有权”等,显然是对历史性权利的尊重。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是在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具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受到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保护,不容否定。仲裁庭对此没有管辖权,不能妄加评论。  问:据报道,越南外交部发言人4日称,中方在南海举行的军演侵犯了越南的主权,威胁了海上安全,要求中方停止军演。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西沙群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存在争议。有关军演是中国海军根据年度计划进行的例行性演练,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不针对特定国家,请有关方面客观看待。  7月7日  问: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将于几天后作出最终裁决。请问裁决是否会对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海洋权益产生影响?  答:中国政府的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即不接受、不承认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仲裁庭作出的任何裁决。所谓“裁决”不会影响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我要指出的是,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这是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基于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的长期历史实践及历届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根据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的声明》、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以及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决定》等国内法律文件,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依据南海诸岛拥有相应的海洋权益,中国还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海洋权益拥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不容置疑。  问:据报道,前国务委员戴秉国会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双方是否谈到南海仲裁案的有关话题?是否谈到仲裁案后的对应方案?  答:关于戴秉国前国务委员访美及与赖斯助理会谈的有关情况我还不掌握。  我要重申,美国不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应该恪守在南海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的承诺。美方应谨言慎行,不采取损害中方主权和安全利益的行动,停止派舰机抵近南沙岛礁海空域,停止在南海地区耀武扬威,以实际行动维护中美关系和地区和平稳定大局。  (文字综合自外交部网站)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所为,从一开始就偏离公正客观方向,沦为某些国家和人士的私器

黄海仲裁结果将在公布,中华夏族民共和外国交部一周回答了17个难题【澳门游戏平台大全】。翻开7月12日公布的所谓仲裁文书会发现,菲律宾所有非法声索,一概被“落实”为仲裁结果,如此“原汁原味”与“予取予求”,实际上是向世人暴露了所谓仲裁庭既无任何合法性质,也无任何公正可言,是彻头彻尾的一场政治闹剧。

所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其实质是否定中国南海岛礁主权和海洋权益。当法律成为被政治操纵的工具,法律的公正性便荡然无存。仔细梳理仲裁庭在审案判案过程中的诸多“高光”表现,便不难发现其早已沦为外部势力代理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