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则严酷 法官有情

法则严酷 法官有情。(程振立)
12月26日,江苏省邳州人民法院又为碾庄镇桑园村孤儿兄妹刘星刘慧送去棉袄和学习用品。一年来,法院“收养”刘星刘慧兄妹,为其建立“爱心之家”,设立“爱心基金”,在当地已传为佳话。

“妈妈,妈妈,我这次期末考试得了全班第四名!”“李妈妈,我现在上职业高中了,这次班干部改选我当上了班长。”这是今年“六.一”节前夕,在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法院碾庄法庭的“爱心之家”里,一对失去父母的兄妹正在给他们的“法官妈妈”——邳州法院政治处主任李欣汇报一个学期以来的生活学习情况。
这对兄妹名叫刘星、刘慧,他们是碾庄法庭辖区内的一对孤儿。十年前,原本恩爱的父母因琐事发生争执,母亲一怒之下将父亲杀死,随之也被法院判处了极刑。懵懂之中的两个孩子一下子失去了双亲,生活顿时无所着落,家在农村的伯父收养了兄妹二人。但是随着两人年龄的增长,开销的增加,原来就负担很重的伯父再也无法负担起他们的学费,2004年春节以后,两个的孩子决定停学回家务农帮助伯父。
在当年年初市妇联召开的会议上,邳州法院政治处主任李欣偶然间知道了刘星、刘慧兄妹俩失学的事。作为一个法官和母亲,她顿时心中不禁一动。她把刘星、刘慧兄妹俩失学的事向院党组作了汇报并提出领养的建议。法律无情,法官有情。李欣的建议,得到了党组和法官们的拥护和支持。兄妹俩所在辖区的碾庄法庭8名工作人员主动要求将这一任务承担起来,他们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捐出了2000元,首先帮助两兄妹重返学校,解决燃眉之急。2004年3月3日,在市妇联和地方镇政府的参与和见证下,法庭举行了正式的领养仪式,在法院内为兄妹俩募集捐款,设立专项基金,直至将他们培养成人。
领养以后,碾庄法庭的法官们为刘星、刘慧兄妹俩倾注了更多的爱心。法官们专门腾出了两间宿舍,设立“爱心之家”,每逢星期放假的时候就把两个孩子接到法庭来住,安排工作人员负责他们的思想教育工作和学习辅导。邳州法院的其他工作人员也纷纷伸出了温暖之手,江苏省“十佳法官”冯遵亚将自己一年多来收到的稿费1000多元全部捐作救助基金。截至目前,工作人员们的捐助已达一万多元。作为领养活动的发起人李欣,更是给予两个孩子无微不至的关怀,平时刮风下雨,天气变化,她总是要打上电话问候一声才安心;每逢两个孩子的生日或过年过节,她都要把两个孩子接回家和自己的女儿一起玩。同事们曾和李欣开玩笑,“现在分不出谁是你亲生的了!”
春风春雨润心田,邳州法院法官们的一番爱心换回了兄妹俩的健康成长和学习进步。妹妹刘慧今年已经读小学五年级了,成绩节节看长;哥哥刘星初中毕业后考入了市职业中学电子信息班,在班级发放贫困助学金的时候,他主动提出将自己的名额让给其他同学。他告诉老师,自己虽然困难,但是已经有法院法官妈妈们的帮助和支持,能挺得过去,应该把助学金给更困难的同学。由于他进步快,学习成绩好,在最近班干部改选的时候,全班一致推选他为班长。

碾庄人民法庭是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法院一个普通的人民法庭,然而就是这个普通的人民法庭,地方人大交口称赞,党委政府倾力支持,辖区百姓莫不叫好,宿迁、山东、洛阳数家法院慕名远来,2005年,江苏省高院奖之以“全省最佳人民法庭”荣誉称号。斯是陋室,唯吾德馨,荣誉背后,是法庭五名干警以火热之心谱就的爱民之曲。
母子归好
梁上村梁老太太十几年来一直由三个儿子轮流赡养。2002年,老太太因生活琐事与儿子发生争执,三个儿子将母亲从家中强行赶了出去。村委会多次进行调解,均无法解开双方心里的疙瘩,在当地造成了很坏的影响。2005年10月,老太太在别人的指引下将三个儿子告上了法庭,法庭受理后了解到案件的特殊性,考虑简单判决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仅仅依靠法庭调解也难以奏效,于是决定联合地方调解力量,借助他们对农村人情事故较为熟悉的优势,在当地公开开庭,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案件在村委会进行了公开审理,数百名群众冒着秋雨前来旁听。主审法官徐峰、镇司法助理和村委会负责人先引导双方进行听证,然后从法理和情理的角度历说母亲抚养子女的艰辛,丈夫早去,老太太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实在不易,作为子女,应该以有机会赡养父母为福,三被告也已为人父母,应该能体会到被子女弃养的心情,现在竟然做到这一地步,于情何堪,于理何堪!法官和司法助理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三被告渐渐惭愧的低下了头。最终,在旁听村民的热烈掌声中,三个头发花白的儿子纷纷上前跪下给母亲道歉认错,“娘,咱回家吧!”为防止案件出现反复,法庭案后对梁老太太进行了两次回访,并委托当地调解组织对案件进行跟踪。如今,梁老太太逢人便说“多亏了咱法庭!”
民工返乡
2005年12月8日,张宪等46名农民工来到碾庄法庭领取了5万多元工资,从立案到拿钱,前后不过20天时间,这群来自安徽、宿迁的外地民工做梦也想不到。2005年8月,他们从跟随一名王姓包工头在碾庄一家工地上干活,11月份工地由他人接管施工,工人们打算和王某结算工钱后回家过年,但却意外地发现王某早已人间蒸发不见踪影。辛苦了大半年,工钱竟然没了着落,眼看着要回家过年了,可怎么办呢?46名工人一下子陷入了恐慌之中。怎么办?在他人的点拨下,他们想到了法院,可是一没有证据,二没钱缴诉讼费,包工头也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法院能帮自己要回工钱吗?疑虑重重,46名工人推举张宪为代表前往碾庄法庭打听。负责接待的法官姚银接待张宪后,安慰他不要过于担心,根据案件情况指导他们回去后如何收集相关证据。同时当场联院分管院长和立案庭,建议为他们开启绿色通道,特事特办。经过努力,法庭争取到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在联系不上王某的情况下,和发包单位经过协商,从王某的工程承包款中将工人们的工资提取出来,直接发放给工人。
孤儿有家
辖区田园村刘星、刘慧两兄妹是一对特殊的孤儿。10年前,兄妹二人尚在懵懂之中,母亲一念之差将父亲杀死,案发后母亲被法院判处了极刑。两个本应享受天伦之爱的孩子一时间失去了双亲,大伯父和三伯父将他们收养了下来。然而随着两人年龄的增长,开销的日益增加,伯父家的生活日渐拮据,两人面临着即将辍学的境地。
2005春,碾庄法庭得知这一情况后,主动要求承担救助任务。全庭干警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捐出2000块钱为兄妹俩购买了学习、生活用品,设立了专项救助基金,帮助兄妹俩直到能够独立生活为止,并专门腾出两间宿舍为兄妹二人建立了“爱心之家”,选派二名干警具体负责他们的学习和思想政治教育。春风化雨润心田,在法庭干警父母般的关怀下,俩兄妹逐渐克服了原来自卑古怪的心态,重新鼓起了生活的信心与勇气。妹妹刘惠在小学成绩步步见长,哥哥刘星考上了职业高中,并当选为班长,在班级发放贫困助学金的时候,他主动将名额让给其他同学,他说我是班长,还有法庭叔叔阿姨的帮助,应该把助学金发给更困难的同学,这样大家就都有机会上学。法庭义务“收养”兄妹二人的事情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法庭,好啊!”朴素的话语吐露出群众钦佩的心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