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村

依山傍水的格局。

东门(现为环城东路过街天桥向西附近)有门楼一座,四层,所置军器房屋同南门内,大楼一座,五间,转角飞檐,二层,高四丈,匾曰:“平秩”,嘉靖乙丑年御史胡明善改“平秩”为“挹蓝”。

但是民间关于“蓝田门楼”还有另一种说法。蓝田为官日久,颇有政声,皇上为了表彰蓝田,由朝廷拨款让他回来修建蓝府。

城楼是南城门,三丈见方的城楼上原设有炮台两座,如今楼层塌毁,而气势凛然。由南城门城墙脚沿恩溪岸边古驿道往东北,走一百多米即见东门,这是恩村古城的门户,由东北往北,是护城河遗址,北门早年已塌毁,只能从东门进城。整个城池占地面积五亩,是恩村人避战乱、保家园的宗教族堡。

河州西关城门,四名年轻的士兵站立在城门口,远处一位西方人骑马驻足。

牌坊,简称坊,又名牌楼,出现于唐宋,是封建社会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所立的建筑物。建筑结构类似于一个大门洞。牌坊也是祠堂的附属建筑物,昭示家族先人的高尚美德和丰功伟绩,兼有祭祖的功能。

恩村这个只有二百多户人家的小山村以蒙姓居多,竟然有七个祠堂、四个牌坊、两座门楼、一座城堡,现在仍然可见古城横亘,堞垛巍峨,城门依旧。这个小小山村,经历宋、元、明、清几个朝代,九百年来飞出去26位进士,考上武举,岁贡、拔贡,监生、庠生、太学生等三百多人,曾称“江南第一世家”。

图片 1

恩村。清同治版《即墨县志》记载,明清即墨境内各种牌坊多达113座,其中即墨县城内外48座,大部分集中在县衙前的丁字街上,多为功德坊。

图片 2

图片 3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具有深远艺术、历史和社会价值的牌坊,都已毁损,实在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

恩村始建于战国时期,是仁化县境内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古老神秘山村。相传,越王勾践追赶吴王夫差至此,眼看越王兵追来,吴王被村中一老妇相救,吴王为感谢救命之恩,称该地为“恩溪”,清代改称为“恩村”。

四、明代河州城。据明《河州志》记载:洪武十年,河州指挥使徐景截元城之半,向南扩展一里,筑建了新城。明孝宗弘治十三年,守备都指挥蒋昂重修河州城。重修的河州城周长9.3里,南北长2.5里,东西长2.2里,外壁全用砖砌,修建了东西南北相对的四个门,城形如刀。城墙高五丈,厚三丈,池深二丈,宽三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残存东北、东西、西南三角基址。目前,只在临夏中学和榆巴巴拱北相连处仅存一段城墙;在州博物馆现存“大明城砖”字样的城砖和临中保存有镇边楼的础石。

在即墨城众多牌坊中,有一座独特的牌坊,是由一位明朝的知县建造,知县的名字叫许铤,牌坊的名字叫“山海名邦坊”,既不是功名牌坊,也不是贞节道德牌坊,是一座地标性牌坊。该坊始建于明万历初年,于清乾隆十年拆毁。直到2016年6月,重新屹立于即墨古城的县衙门前。

村角铜钟。

西门上有门楼一座,设备同东门,匾曰:“定羌”。沿城有“楼橹(楼橹,古代军中用以瞭望、攻守的无顶盖的高台。这里指城楼。)”十六座,每座三间。转角飞檐,二层,高三丈,巡更铺二十八座,每座三间。

作为知县,为何要建造这样一座牌坊?据史料记载,许铤是天津市武清县人,进士出身。当年,他初到即墨时,看到的是一片“鲜林木、罕庐舍、蒿莱极目、观之凄阻”的景象。之后,许铤跋涉全县,勘察山海地理,决定从“海防、御患、弭盗、垦荒、通商”五方面实施新政,为即墨发展谋划新篇。他励精图治,勤于政事,心系民生,在县署前建造“山海名邦坊”,以激励即墨人民勤劳勇敢、自强不息。

“一门三进士,三房七祠堂”,是恩村蒙氏家族兴期与鼎盛期的见证。蒙氏恩村始祖蒙念四从江西于都南来韶州,卜居仁化恩村,到第三代蒙天民首开科甲,中了南宋庆元年间一甲第十二名进士,被宋宁宗封为文林郎,并御笔钦点为仁化县知县。蒙天民以下的子侄孙辈,又相继出了蒙应龙、蒙英昂、蒙渊龙等进士,故有“一门三进士”之称。

河州北城门及城门外的街区。商业街两旁的商铺和店家林立。行人和马车络绎不绝。近处可见城楼门边的木栅栏,远处依稀可见北山上的万寿塔。

万历四十三年,黄嘉善引疾归即墨。这一年,即墨遇大灾,黄嘉善出粟百斛、银元百两赈济灾民。天启四年黄嘉善病逝,熹宗皇帝辍朝一日致哀,诰赐特进光禄大夫、上柱国、太保。

.

据马效融著《河州史话》记载:东西门原来都有外城门,即瓮城门,都坐北向南,均于民国时拆除。东西正门都于解放后拆除。东门辟为广场,西门两侧于20世纪60年代由甘光公司修建为家属楼。

北阁里有两座牌坊,一座是赠礼部侍郎周如砥的“经筵学士”坊,一座是为中允周赋之妻于氏立的贞节坊。北阁外有一座节烈总坊。

编辑: 李润芳

河州城外 摄于1933年

西门里大街有十四座牌坊,仅为蓝氏家族所立者就达九座。其中有为蓝章立的“少司寇”坊(此时他为刑部侍郎)、“蓝公祠”坊、“登科”坊、“进士”坊、“太仆”坊(此时他为太仆寺少卿)和“廷尉”坊(此时他为大理寺少卿);有为刑部侍郎蓝福盛、蓝铜立的“秋官亚卿”坊和“御史中丞”坊;为蓝再茂立的“开天恩宠”坊,其副文刻着“直隶南皮县知县翰林院检讨加一级蓝再茂”。其次有为兵部侍郎黄嘉善立的“总督三边”坊,副文是“都察院副都御史兵部右侍郎黄嘉善”;为监察御史黄作孚立的“恩荣”坊,副文是“癸丑科进士黄作孚”;还有周如砥为其伯父你周民立的“抚植犹子”坊,为工部主事周如纶立的“恩荣”坊。另外还有一座为举人张鸿儒之妻江氏立的节烈坊。

宋神宗元丰七年,蒙氏家族开始卜居恩村。

图片 4

说到底,牌坊就是权力、财富、功名的一种象征,一般人建造不起,劳民伤财,需要经济支撑,特别在过去生产力低下的年代,建造一座牌坊绝非易事。

据清朝嘉庆《仁化县志古迹志》载:仁化功名访表有十,恩村独占其五。这些牌坊,曾在明、清两代极尽荣华,成为蒙姓恩村江南第一仕途家的村志,也是恩村鼎盛时期的见证。

南城门门楼 摄于1933年冬

话说当年蓝田没有被招为驸马,一个人在五朝门前郁闷。恰巧被皇上看到,皇上就问:“蓝爱卿在看什么?”蓝田随意说道:“我看好这五朝门了。”皇帝为了安抚他,便下旨,给他在即墨老家仿修一个。于是,在即墨城便有了这个小五朝门。

精美的木雕。

图片 5

城北周氏墓前有一座为周如砥立的“大司成坊”。现坊子街处还有一座为孙建嵋之妻黄氏立的贞节坊。

走进恩村,一个与众不同的印象就是有两座古式门楼,成为进出该村的门户。北门匾额书“拱北里”,有拱手北面朝圣的意境,表现在封建时代,这个恩村蒙氏家族与帝王恩怨千丝万缕的关系。

图片 6

该坊结构为三间四柱三楼式,采用青白石材质。正题额为“总督三边”,由明代书法家王铎手书,依据老照片复制阴刻而成;副题额为“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黄嘉善”,由即墨金雪梅题写。中梁、边梁上的浮雕为传统的吉祥云气纹,寓意富有朝气、吉祥安康;抱鼓石上的浮雕图案为松、鹤,寓意志节清高、松鹤延年。

门楼遗存。

河州城鼓楼 摄于1933年早春

在历史长河中,牌坊作为传统建筑及造型艺术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深远的艺术、历史和社会价值。即墨古城根据历史老照片和文字记载,邀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曲阳石雕传承人刘红立团队,建造山海名邦坊、恩宠宪臣坊、总督三边坊、四世一品坊、亚魁坊、父子御史坊、世步青云坊、湖广总督坊、齐王田横坊、琅琊王氏祖脉坊等18座牌坊。

广东省古村落——恩村。

南关城外 摄于1938年9月

即墨是一座历史古城,汉朝初期成为胶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隋朝建城,已有1400多年建城史。1898年,德国强租胶州湾,把青岛从即墨分割出去。历史上,先有即墨,后有青岛。

“一门三进士,三房七祠堂”,恩村的世科祠。

城门楼 摄于1933年早春

该坊由中央美院设计,采用五莲红花岗岩建造,为三间四柱三楼式,题额集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碑帖阳刻而成。正面题额“山海名邦”,背面题额“为国保民”。中梁、边梁浮雕为花饰配云气纹,中门上和两侧花板的浮雕为抽象牡丹图案,抱鼓石上的水纹浮雕代表大海、风火轮浮雕代表太阳,呈现出朝气蓬勃的景象。

临夏历史上曾称为枹罕、河州、导河等。据有关资料记载,临夏州府所在的临夏市历史上有四处古城遗存。

东门里大街周围共有十座牌坊。一座是为黄氏家族中的太子太保黄昭、黄正、黄作圣、黄嘉善立的“四世一品”坊,据说“四世一品”四字是明代礼部尚书、著名书画家董其昌所书。有三座是为周氏家族中的周被、周鸿图父子及周如砥而立的。周被牌坊的题额是“恩宠贤臣”,副文为“成都府通判诰赠忠贤大夫周被”;其子周鸿图牌坊为“保釐两省”,副文是“整敕岢岚兼制陕西神木等处兵备道步政司右参政周鸿图”;周如砥牌坊书有“世恩”两个竖立大字,其副文镌着“乙丑科会魁国子监祭酒前翰林院侍读周如砥”,此坊是全城诸坊中最精致壮观的一座。其次,有为监察御史蓝章立的“绣衣”坊和“都宪”坊;为举人蓝田立的“亚魁”坊;为在宛平县任知县的胡淮立的“纶褒”坊。另外,还有两座为庠生解应科之妻江氏和儒童矫衮臣之妻江氏立的节烈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