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五大乐团请评审在柏林纽约设分考场 上交全球招聘演奏人才

再过1个多月开幕的上海夏季音乐节早早成了热门话题。从夏季音乐节到新年音乐会,从乐迷趋之若鹜的团厅合一演出季,到正在筹划的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离不开上海交响乐团顺利完成了第一轮重大改革,形成由市文广局委托社会团体上海交响乐团文化发展基金会管理乐团的新模式,成立艺术委员会,创办运营公司,打造团厅一体新格局。这一符合国际惯例、艺术规律的创举,为本市文艺院团进一步探索社会化管理模式提供了范本。

6月20日,上海交响乐团联合纽约爱乐乐团、上海音乐学院共同创办的上海乐队学院开始全球招生;

即将迎来建团130周年的上海交响乐团,4月4日发布面向海内外招考演奏员的计划。这也是乐团理事会成立并确立打造国际著名乐团的中长期目标后,为夯实乐团实力打出的“第一张牌”。这份计划简短却让人眼睛一亮,其中包括上交团史上前所未有之举:赴世界音乐重镇柏林、纽约设立分考场,吸纳一流演奏人才;请进五个世界顶级交响乐团的首席演奏员担任上海现场考核的评审等。

基金会前身上海交响乐团理事会成立于2008年,这是国内首个交响乐团理事会,由市政府主管部门代表、主要赞助人和知名音乐专家组成。参照国际知名交响乐团运营管理模式,理事会对乐团探索转企改革和吸引商业赞助起了至关重要作用。理事会一成立,就大胆革新上交用人机制,采用音乐总监聘请制,经过严格审慎的程序,选定余隆担任音乐总监,并在全球范围内招聘演奏员。品牌演出对标国际标准,策划“上海新年音乐会”和“上海夏季音乐节”两大演出活动品牌。在理事会关心下,上交还组建了教育拓展组,成为国内首个拥有公共艺术教育部门的职业乐团。

7月1日,上海交响乐团2013-2014音乐季公布节目单,包括90岁高龄的圣马丁乐团掌门人内雅尔马里纳爵士在内的一批国际乐坛顶尖艺术家将与上交携手合作;

城市需要:

当乐团管理变得国际化、规范化,上交面向海内外观众的“露脸”——音乐季演出也出现了360度大转变。乐团领导表示,过去出于生计等考虑,怕影响到一些商业演出的时间安排,上交不敢大范围做音乐季。自从上交成立理事会后,有了早日成为国际着名乐团的明确发展方向和较为充裕的经费来源,就不能再总是满足于做商演“混饭吃”。经过数年积累,2014—15团厅音乐季大师云集,10个月中,百余场音乐会以平均3天一场的频次轮番呈现。

7月7日,上交创办的上海夏季音乐节拉开帷幕,32场带有时尚气息的古典跨界音乐会在浦江两岸奏响

打造上海音乐名片

全年请进数十位大师名家合作,也促使上交品牌扬名国际。每年12月31日,上海交响乐团上海新年音乐会高起点树立起品质标杆。从新年音乐会举办的后续效应来看,上交收获良多。马舒尔执棒新年音乐会后,又与上交合作贝多芬交响曲系列音乐会。穆蒂把上海新年音乐会所有资料挂在了自己的官网上。在接受北京国际音乐节邀请后,他点名要指挥上交献演闭幕重头戏。音乐会后,大师将跟随了数十年的指挥棒赠送给上交理事会理事长,并表示:“上交演奏员的技术和敬业精神让我吃惊。”

跨越3个世纪,133岁高龄的上海交响乐团,如今更像一位活力四射的年轻人,总是不断出新招给人以惊喜,也总是马不停蹄地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执著努力。

上交新任音乐总监余隆在招聘公告拟定的第一时间向本报通报了信息。他介绍,上交将在4月8日正式刊发招聘启事,之后面向全球接受报名并组织招聘考试,其进程与乐团演奏员的内部考核相结合进行。这次招聘的席位,涉及上海交响乐团百余个演奏员位置和所有声部。目前,已确定聘请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匹兹堡交响乐团、费城交响乐团这5家世界顶级名团的首席演奏家担任团内考核的评审,上交还将赴柏林、纽约两地的分考场招考海外演奏员。余隆表示:“以开放心态和海纳百川的胸怀,让有志者参与乐团发展,也是将乐团打造成上海这座城市音乐名片的需要。”

“曾经2天赶了5场商演,最后一场,乐手累得连手都快不听使唤了。”上交的“文化打工队”历史,自理事会诞生后得以终结。如今基金会接手,负责募集运营资金、协调乐团与社会各方面关系,解决了乐团运营后顾之忧。一个乐季,数十位世界级水准的指挥、演奏、歌唱名家先后携手上交。一场音乐会以1200个位置计算,每张票成本超过500元。现在整个乐季保持260元平均票价,很大部分得益于基金会成员单位的资助。团长周平表示,越来越多国有、民营企业加入基金会,成为上交资助方,让上交做大“非营利性”文化院团的步子能够迈得更大。有了资金,请进世界最好的名家来合作之后,我们的心思放在降低票房门槛,满足市民的音乐需求上。

5年前,上交成立了国内首个交响乐团理事会,按照国际知名乐团的管理模式进行体制机制改革,由此开启5年内成为国内顶尖、亚洲一流、在国际有一定影响力的名团梦。5年过去了,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骄傲地说:上交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与日俱增,它无疑已成为国内顶尖、亚洲一流的乐团,也是令世界古典音乐界关注的乐团。

上交团长陈光宪说,去年9月上海交响乐团建立理事会后,国内外演奏员似乎敏感察觉到乐团的人才需求,海内外自荐函络绎不绝。余隆上任后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接到询问招聘的电话,其中不乏已在欧美乐团工作的一些著名华裔演奏员。根据日程,招聘报名到6月30日结束,上交考场将于7月20日至24日进行考试,柏林和纽约分考场则分别在7月3日和7月6日开考。

世界五大乐团请评审在柏林纽约设分考场 上交全球招聘演奏人才。让乐器成为乐手宝贝 上海交响乐团将试行乐手乐器一体化模式

当上交日益成为我们这座城市金光闪闪的文化名片时,它的点滴变化,汇入上海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的圆梦之旅,谱写出一曲雄浑绚丽的梦之乐章。

接轨国际惯例:考核“不拉幕”

数百年历史的小提琴、古琴,看似不起眼实则价格不菲的定音鼓、巴林巴……美妙音乐离不开精良乐器,但很少有人知道,乐器管理一直是困扰文艺院团的难题。不少院团领导坦言,“乐器为国家所有,乐手在使用中,对乐器保管保养没有足够积极性,坏了就让团里修。用得不顺手,就要求更换或者购置新乐器。”

改革不停,敢为人先

这次上交招考,考场不再“拉幕”。余隆表示,以往“拉幕”是为防止招考出现暗箱操作,如今评审主要来自海外顶级名团,没有这个顾虑。同时,国外乐团招考并未听闻“拉幕”,因为衡量一个演奏员的水准,光“听”演奏还不够,还要“看”视觉感受如何。为全面衡量演奏员水准,上交此次招考曲目包括自选经典一首和自选现代或近代作品一首。余隆特别强调,考现代作品可以看出演奏员对力度、速度、风格的变化有没有适应性和把握能力,在经典作品的修养之外,演奏员应该具有足够宽广的音乐理解面。

乐器管理如何达到效益最大化?专家释疑,弦乐器能保值增值。一把得到充分保养和演奏的好琴,每年市场价格增幅约10%。管乐器中,除了金长笛和极少手工制圆号有升值空间外,基本属于消耗型产品,“如同买车,不断折旧。”打击乐器也是如此。而目前国内文艺院团采用乐器集中采购制,看似流程合理,实则“一刀切”,评判购买环节和使用环节脱离,有时采购花了大钱,乐手仍觉得乐器不尽如人意,导致各种后续问题。

5年前,上海交响乐团成立理事会,对上交的未来制定了新的发展规划。然而,翻看上交史料时,上交团长陈光宪惊讶地发现,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任团长黄贻钧也曾对上交作过一个规划,内容竟与今天的规划惊人地相近:同样推出音乐季,同样希望邀请国际指挥大家,同样希望积累一批经典交响乐作品,同样希望将上交打造成为亚洲一流、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乐团。然而,在当时,这样的梦想,只能是梦想。

“上交现有105个演奏席位。这次招考,除了按照国际惯例,乐团首席由音乐总监直接任命外,其他所有声部首席、副首席和演奏员的位子将全部拿出来招考。”余隆认为,与团外报名者相比,现有上交演奏员的优势可能在于“一直生存在交响乐演奏的环境中”。他希望所有报考者都能拿出高水准,更有高度地看待交响乐事业和职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